脑洞不多但是深不见底的写手

© _汐辰_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雪歌(上)

※高校paro

※不知道会写多长的短篇

※先发上来一部分督促下自己_(:з」∠)_【懒癌晚期患者(不你


———————————————————————————————


“学、学长。”

虽然本来也存了来看叶修的小心思,但真正开口时还是免不了点忐忑。

“嗯?”叶修已经闻声回过头来,“小周啊。又来帮小江忙呢?”

“嗯。”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叶修似乎没发现周泽楷的迟疑,低下头随意翻了两下他端的一摞表格和文件。

这样不行啊。周泽楷盯了一会儿叶修的发顶,有些烦躁地抿了抿唇。叶修估计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吧?

“高二挺忙的?”

叶修的声音把周泽楷从出神状态中拉了回来,见叶修正抬眸看他,周泽楷连忙摇头:“还好。”

“你们也辛苦了,”叶修感慨状,“这可是真·去年初三明年高三啊。”

明明学长更辛苦,周泽楷立刻就想反驳。叶修他们这一届正赶上新政策推行,授课老师也没什么经验,哪边都要抓,哪边都要硬。

可是能讲出来的那个人叫黄少天,不叫周泽楷。所以他没开口,只是固执地摇摇头。

“知道小周心疼学长,”叶修却像是明白周泽楷心中所想,搭在他肩上的手用了点力,“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没沦落到要学弟来担心的地步。”

周泽楷刚想说什么,叶修已经岔开了话题:“小周你没什么事就帮我去会议室拿一下新年音乐会的策划书吧?他们应该写好了。”

不是之前刚说他们辛苦吗?叶修前后矛盾的话让周泽楷愣住了,等他想好措辞抬起头时,叶修只剩下一个小小的背影。

周泽楷在原地站了半晌,终于弯起眼睛露出个无奈的笑来,认命地拐向图书馆。

 

虽然周泽楷明白自己大概又被叶修坑了,但他显然并没有做好一开门就被十数道目光集火的心理准备。

“呃……”

正在周泽楷踌躇要不要打招呼时,会议室里的众人突然呼啦一下围了上来。

“这不是小周吗?”

“周泽楷学长怎么来了?之前不是说去帮江波涛学长端表格了吗?”

“拿策划书。”

周泽楷的话成功制止了学生会众人的七嘴八舌。

“……策划书?”周泽楷听到有人嘀咕了一句,于是他补充道:“新年音乐会。”

“居然连策划书都不来拿,叶修学长简直懒出新境界。”

吐槽声中,正在统计场地借用情况的学生会成员里有人站了起来。不算太大的会议室里,顿时各种场地和节目申请满天飘。

“给。”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不知从哪翻出来的策划书被递到了周泽楷面前,纸页平整,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才能,“又要麻烦小周啦。”

“见到叶修学长的时候,提醒他快点将参加辩论赛的人选出来。”

就在周泽楷接过策划书推门准备离开的时候, 喻文州的声音突兀地在他身后响起。

他什么时候来的?周泽楷一怔,声音却快于意识:“好。”

 

“学长……?”

对着空无一人的教室发了一会儿呆,周泽楷终于试探着喊了一句。

“小周来了?”大叠的教辅后边冒出来一个脑袋。

毫无防备的周泽楷被这一下惊得下意识往后一退,结果撞在门上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

“没事吧?”叶修站起来,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问周泽楷。

“没……”周泽楷摇头,往之前叶修坐的地方瞥了一眼。

高三的复习资料本就多得突破天际,堆在桌上围成一圈也足足有一头高。再加上叶修趴在桌上的姿势和本就在角落的位置,无怪周泽楷没看见他了。

不过这个小意外让周泽楷忽然明白了之前喻文州是如何出现的——大概也是被桌上的东西挡住了吧?

“怎么了?”

叶修一边翻着周泽楷带来的策划书,一边准备往座位走去,结果抬头就见周泽楷还杵在门口没动。

“嗯……辩论赛。”

在把喻文州的话复述一遍和自己一贯的讲话方式之间纠结了一会儿,放弃治疗的周泽楷最后还是延续了他平常的风格。

所幸叶修和周泽楷认识一年多,别的不说,日常交流已经不成问题了:“辩论赛的选人?文州让你跟我说的吧。”

周泽楷点头。

“这么不相信我,太让我伤心了。”叶修作捂胸口状。

周泽楷被他的神情逗笑了,但很快收敛笑容申明:“我没有。”

大概是少有见到明知是玩笑还认真回答的人,叶修罕见地顿了一下。

“怎么?”周泽楷疑惑。

“行了,我没忘呢。”微妙的停顿之后,叶修开始赶人,“很快就选。表格还没给小江送去吧?小心害得人家工作干不完了。”

正好此时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周泽楷在叶修好整以暇的目光下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就慌忙冲下楼去。

下次不能这么仓促了,周泽楷默默下定决心。

要好好跟学长道别才行。

 

高中老师九成九都是上完课就走,学校里的大小事务基本都由学生会处理。广播站的控制权其实也在学生会手上,但作为学生会的会长,叶修的声音却几乎没在广播里出现过。

周泽楷就完美错过了叶修“几乎”以外屈指可数的几次广播。他入学时升上高二的叶修已经不再去广播站了,所以他也没想过自己居然能在一年之后从广播里听到叶修的声音。

“下面播送一则紧急通知:下周我校将与R中进行校际辩论赛,请有兴趣的同学于明天中午12:30在高二自修室(3)参加选拔。为了保证人数,每班必须有一人报名。”

很难将平日里眉目都透着慵懒、仿佛随时会睡着的学长同广播里字正腔圆的播报者联系起来,周泽楷脑补了一下,嘴角忍不住翘起一个弧度。

察觉到自己的笑容有点过大,他连忙低下头去。

“小周……跟你商量件事?”这时江波涛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点尴尬,“那个辩论赛,我还有学生会的事情去不了,班里又没人愿意报……小周你能不能先去报着?”

主要还是因为高二刚分的班,互相之间谈不上熟悉,在班里问了没人报,江波涛也不好意思再去个别要求。

“好。”周泽楷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反正他本来也没什么理由拒绝。大不了选不上呗,周泽楷想得很开。

“要不还是算了吧?”江波涛大概是回想了一下周泽楷平时的说话习惯——也有可能是周泽楷答应得太过干脆让他更加过意不去,他犹豫了一下,再次开口,“我找叶修学长……”

“没关系,”周泽楷少有地打断了江波涛,“我去。”

 

周泽楷不是做了决定还拖拉的性格,所以第二天中午他快速解决了午饭就来到自修室。

里面还没有人,他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折射过的阳光落进来,在他一双较常人颜色稍浅的眸里明明灭灭。

“小周?”

门被推开,周泽楷转头正对上凝固在叶修脸上的错愕表情,于是他朝对方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学长好。”

叶修将手中的笔和纸放在桌上,一脸狐疑地看他:“你干什么来了?”

“辩论赛。”

“自愿的?”

“嗯。”周泽楷点头。

“不能吧……”叶修打量了他一圈,“真不是被谁坑了?”

“……”

周泽楷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说被坑了吧,也没有谁强迫他,说没被坑吧,这事本来还真轮不到他头上。

“小周你就是太实心眼了,”周泽楷没吭声,叶修也就当他默认了,“这种事情你也由他们推你来,小江没空就让你们班那个谁——杜明是吧?让他来呗。”

“他足球赛。”虽然讶异于叶修竟然知道杜明,但周泽楷还是很快替自己的同班同学兼原室友解释。

“那吴启呢?”

“剧社排节目。”

“方明华?”

“后勤。”剧社的节目需要很多服装和道具,后勤的前期工作是必不可少的。

“真没人了?”叶修不死心地追问。

“真没人了。”周泽楷回答的语气特别诚恳。

“好吧。”叶修似乎放弃了让他们班换人的想法,慢悠悠地晃到讲台上,挑挑拣拣了一番粉笔后才开始写字。

平心而论,叶修的字不是特别惊艳的那种,但胜在字迹端正清楚,一笔一画都可以看到起笔顿笔,显然也是有专门练过的。

周泽楷此时却没什么心情去欣赏自己平日不太能见到的字,认真地盯着叶修写在黑板上的七个辩题。

“应该看得清楚吧?”叶修回到座位上回头瞄了一眼,摆好纸和笔挑眉看他,“选一个辩题确定正反方。”

“嗯……”周泽楷最后将七个辩题扫视了一遍,“五,反方。”

叶修嗯了一声拿起笔,“信息爆炸使我们离真相更远是吧?行。”

“信息爆炸意味着信息传播速度快,量也会更大。”

“这将导致我们更难分辨信息的真假。”

“我们所能了解的信息也会因此更加不全面,容易导致误判。”

周泽楷不善言辞,却不是不会讲话,尤其现在涉及到的是他最擅长的逻辑方面。

时间还是太短了,周泽楷在心里叹了口气。没特意去训练过辩论方面的他虽然每个辩题都能讲上几句,真要深入进去一时却也想不到其他什么东西。

“没了?”

“嗯。”周泽楷挺坦然地点头。

大概没戏了吧。他有些遗憾又有些释然地呼出一口气,不知何时开始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

叶修正好将他细微的变化看在眼里,停了笔,似是不经意地问道:“很紧张?”

周泽楷想了想,点头,又摇头。最后他开口:“还好。”

叶修笑起来,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还想说什么就被敲门声打断。门口探进来一个脑袋:“请问辩论赛选拔是在这里吗?”

“是这里,进来吧。”叶修没再跟周泽楷说话,冲门口一看就忐忑极了的妹子招招手。

 

沉玉此时确实紧张得不得了。她在辩论社里听多了学长学姐对叶修的推崇,早就在脑海中把叶修傲然从容的形象脑补了个十成十。在辩论上还完全是个新人的自己要在以逻辑闻名、熟知各种辩论手法的叶修大神面前进行辩论演讲,沉玉想想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逆流似的。

眼前一暗,沉玉抬头就见之前在自修室里的学长正走到门边,下意识让到一旁。

她突然的动作反倒让对面的人愣了一下,加快动作走出来,看到沉玉还呆呆地望着自己便露出个友善的微笑来。

沉玉依旧没有反应,站在那里像是一尊凝固了的雕像。他思考了一会儿,又比给她一个加油的手势,走远了。

周泽楷消失在走廊尽头时沉玉才忽然惊醒般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推门进了自修室。

 

“小周。”

周泽楷抬起头便见江波涛朝他走过来,手上还抱着一叠表格。对方最近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上课几乎没几分钟在教室里,班里不少人都在抱怨找不到副班长和班长简直没法交流了。

“工作还没好?”他望着江波涛的目光中不禁露出点同情。

“是啊,”江波涛苦笑,“最近事情都堆一块儿了——本来一整天的社团开放日被学校硬生生压成半天,各大社团正为场地和时间吵得不可开交呢。”

周泽楷唔了一声,就着坐在位置上的姿势拍拍江波涛的手臂:“坚持。”他是见识过那场面的,连一贯说话温声细语的画社社长在那一刻看起来也像是要吃人。

可惜她们cos组的节目最后还是被挤成了十分钟不到。

“对了。”江波涛从最上方的表格上撕下一张便利贴递给周泽楷,“明天的班团例会,麻烦你和方哥去啦。”

“好。”周泽楷将上面的时间和地点默念一遍,想了想,啪地把那张便利贴拍在桌上。

班团例会本来是要班长和团支书参加的,但其实学生会也不会管那么多,只要一个班有两个人来了就成,并不会真的去深究是不是班长和团支书。会上总是不定时进行一些事项的讨论,所以虽然周泽楷才是班长,参加班团例会的人往往是江波涛和方明华。

晚自修开始的铃声恰好响起,周泽楷起身让江波涛进去,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他听到江波涛开口:“今天多谢了,等忙完请你吃小食堂哈。”

周泽楷笑着点头,没太当真。应该由班长组织的活动很多都是江波涛代他交涉,就算语言是他不擅长的方面,一次辩论面试也完全算不了什么。

更何况这是他自愿的。

也不知道学长找到合适的人选了没?将作业摊开的时候他如此想到。

 

晚自修结束铃一响周泽楷就一头栽在了桌上。

离期中考只剩下一个月不到,作业愈发地多起来,素来不擅长熬夜的他也不得不点灯开夜车——作业写不完。当初选课前同学中就流传着“物理难,化学烦,生物作业做不完”的小令,现在他们这些选大理的人终于切身体会的一把Z省的噩梦高考模式。

其实有几十种选择可以利用七选三避过最难的科目却拿到相同的分数,可周泽楷没有那样做。他所坚信的是“有多少实力得多少东西”,别人怎样他不会多说,但自己这样做他是决不允许的——更何况他也相信自己的能力。

而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这样:连续两周处在每天只睡五个小时的战斗状态,嚼着饭都有种下一秒就会睡死过去的感觉。

“班长,班长!”

谁在喊他?周泽楷动了动,但意识仍在黑甜中沉沉浮浮不愿出来。

周围的声音渐渐小下去,似乎有谁站在了他面前。他茫然地抬头,险些撞上叶修俯下的脸。

“很累?”

周泽楷想自己真是睡迷糊了,否则怎么会觉得叶修的眸中隐着深笃的情。他伸手抹了把脸,叶修果然还是平时那副貌似懒散随和实则将自己和他人划得分明的样子。

“小周?”许久没得到回应,叶修探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有这么累?”

“没。”他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抓住叶修在他面前晃的手,又怕凉似的很快松开了。

“跟你说了别随便碰我手啊,很凉的。”叶修神色自然地收回自己的手,眸中透出些狡黠的味道来,“真不累?”

“不累。”周泽楷表态,虽然接踵而来的哈欠让他的话显得很没说服力。

叶修没接话,就站在那里微微挑高了眉看他。

周泽楷的脸在叶修的目光中迅速发烫,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有点困。”

周泽楷不会知道他这个样子的杀伤力有多大,叶修却是完全看在眼里的,所以他在周围女生轰然而起的尖叫声中一把拽过周泽楷的手腕,拉着他向外跑去。 


评论 ( 3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