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不多但是深不见底的写手

© _汐辰_
Powered by LOFTER

【叶周/西幻架空】你想说的,我都知道(Chapter4)

Chapter1 戳我戳我~(ฅ>ω<*ฅ)

Chapter3 戳我戳我~(ฅ>ω<*ฅ)

 


※理了大纲累趴_(:з」∠)_结果大纲依然有待完善

※瓶颈期憋不出……

※对不起我不会写诡异的场景【大哭.gif



———————————————————————————————



“不是?”叶修挑眉,明显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没关系的,我又不跟你们抢任务。”

“没有。”周泽楷有点急,否认之后几次张口却又闭上了。

江波涛显然知道这种时候等周泽楷措辞完不知道要多久,连忙接过话来:“真不是任务啊叶神,小周说他在兽巢附近的时候感受到了异常的波动,我们这不准备进去探探里面的情况。”

叶修没有怀疑周泽楷的感觉,都说精灵是大自然的宠儿,他们对环境的感知远在其他种族之上,只是——

兽巢是妖兽的聚集地,那里出现异动意味着……

他敛了嘴角的笑:“小周,你确定么?”

“不确定。”周泽楷抿了抿嘴,形状好看的眉蹙着, “但是,感觉不舒服。”

“不是吧这怎么可能,离我们上次联合起来对付妖兽才八年吧?当时打得那么惨烈,它们已经完全恢复了?“

憋了多时的黄少天终于一脸难以置信地开口。

虽然妖兽杀死了还会再出现,但这也是需要时间的,越强的妖兽复生所需的时间就越久,需要十数年才能复生的同样不在少数。八年前他们和妖兽大战,领头的妖兽几乎被杀了个光,这绝不是短短八年就能复原的。

然而他也是了解周泽楷不会无的放矢的性格的,既然周泽楷说出来了,那起码是有着八九成把握的,可就是这样才更让他惊讶。

和一脸凝重的轮回正副队长对视了一会儿,叶修突兀地笑起来。

“叶秋你不是吧,这会儿还笑得出来?不是被嘉世发布的消息逼疯了吧?”

没理会黄少天的狐疑,叶修迈步向前,在路过周泽楷的时候顺手揉了一把后辈的头发:“还不走?我跟你们一块去。”

“那我也……”黄少天立刻接话,可说到一半自己就顿住了。

“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了?”叶修回头瞥了他一眼,“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你是偷跑出来的这个事实了。”

“我偷跑出来是为了谁啊!叶秋你个见利忘义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的混蛋!”黄少天马上炸毛。

“哎,还会用成语了,不错不错。”叶修鼓掌。

“叶秋你妹!”黄少天被气得不行,撂下一句“我回去跟队长商量一下”就拂袖离开。

“终于回去了。”叶修呼了口气,冲周泽楷和江波涛点点头。

“走吧。”

 

“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都很壮观呢。”

江波涛仰头望着天堑般横亘在他们和兽巢之间、直通苍穹的银色光壁,忍不住感叹道。

周泽楷附和地点头,脸上依旧没有大幅度的表情,浅色双瞳中却明显地流露出敬佩的神色。

“嗯。”

叶修应了一声,声音放得极低,似乎是怕惊扰了谁的好梦。他抬手触上面前的光壁,银色的光映进他眸中,很轻,很软,像是午夜的海,拢着最纯净月光织就的纱。

“毕竟是他啊。”

周泽楷和江波涛都知道叶修口中的“他”是谁——八年前大战的最后关头,当时还是少年但已经以斗神之名闻名大陆的叶修深陷妖兽之中,要不是苏沐秋将他从一只螳螂形态的妖兽手下救了出来,他大概早已被捅个对穿。

彼时周、江二人还是憧憬着斗神拳皇的小小佣兵,无论怀着怎样炽烈的崇拜之情,大决战的高端战况绝不是他们可以触及的。

更何况是那个有神枪之称、以一己之力将妖兽逼回兽巢的苏沐秋。

他们所能知晓的,只有那面将兽巢隔离的光壁,以及苏沐秋的逝世。

“小周,”叶修没有回头,就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开口道,“能感觉到什么吗?”

“……没。”

虽然一路走来的时候周泽楷就在留意,但听叶修问起他还是再次细细感应了一番周遭才开口。

反正这种时候谨慎一点不会有坏处。

“看来是得进去了。”叶修喃喃自语了一句,率先迈开步伐,约莫一米厚的光壁因他的进入激起浅浅的涟漪。

在光壁之中行走并不会感到阻力,反而真如被缱绻的水所包围,连一身的疲累和负面情绪都被净化了似的。

这简直是神迹。

周泽楷一边紧跟在叶修身侧一边在心里想着。

该是有多强的力量,才能在当初那个装备落后的时期将妖兽全部击退;

该是有多高的天赋,才能以一己之力构建出那样的屏障,将九成以上的妖兽都局限在这方小天地;

又该是有多深的爱,才能让那屏障接天连地,在八年后的今天仍然守护着这片大陆上的生灵,庇佑着每一个行走在血与火之间的佣兵?

他没有见过苏沐秋,这个被初代佣兵巨头们交口称赞的天才少年,叶秋最初的挚友。

可他就是无端地觉得那一定是个极温柔的人,并毫无根据地这样认定了。

 

光壁隔开了内外两个世界,他们踩在仿佛鲜血凝固成的暗红的土地上,周围的植被由青葱到枯黄,最后变为无光的黑,以扭曲诡异的姿态翘着,像是有人用影子剪成的劣质剪纸。

这里的空间被肆意拉伸折叠,将本来不大的地方硬生生拓展成了另一片被浸在黑暗中的大陆。三人沉默地在这片无风的地域上行进,经验丰富的他们一开始便自发站成进可攻退可守的三角阵型。

周围突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彼方传来,又似乎就响在身边。

他们警觉地停下脚步,背对背靠在一起,手中的武器闪起锋锐的光。

漆黑的枝叶无风自动,和着愈发整齐而富有节奏感的声音以树木不可能完成的幅度摆动着,在空中旋转、起舞。

——像是终于开场的死亡华尔兹。

评论
热度 ( 10 )